崇义义工谢文淦为舅妈简贵兰祝寿

2019年12月14日(农历十一月十九日),当天是简桂兰老人81岁大寿。谢文淦在前几天从老表电话里得知舅妈生日,心下决定一定要亲自过去为舅妈祝寿。

14日早晨吃过早饭,匆匆料理一些工作,便赶往崇义乡下去了。舅妈平常跟小儿子过,住在赣州市里,很少回乡下。今年舅妈打算在老家过生日,因此回了乡下。

简桂兰是谢文淦的三舅妈,也是最小的舅妈。老一辈人,大舅、二舅、三舅,以及大舅妈和二舅妈已先后故去,自己的姑妈也在去年老去,老一辈子的家长也只剩下三舅妈。谢文淦每每见到老一辈人,都会想起自己的父母。如果自己的母亲还活着,和三舅妈也是同一个年纪。见到舅妈之后,谢文淦心中既高兴,又有几分伤感,感伤的是自家母亲已经故去多年,再也不能为自家父母尽孝了。

三舅与小舅妈结婚后生有三男两女,看到舅妈身体健健康康,五个儿女争着行孝,谢文淦感到特别高兴。舅妈的生日过的很隆重,都没有通知外人的情况下,120多人到场为舅妈祝寿,倘若告诉外边的,想必又是另外一番热闹景象了。

这么多人来给舅妈祝寿,足见老人家德高望重。

舅妈年轻时是村里妇女主任,邻居家里有争执,各种纠纷,或者家暴情况,舅妈总会忙前忙后去说和,化解民众之间的矛盾,劝化邻里和睦相处。谁家有困难,舅妈总会去帮忙,而且随叫随到,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。

谢文淦的母亲和舅妈关系是极好的,小时候,谢文淦每次跟着母亲去走姥姥家,母亲和三舅妈有说不完的话,处得如同亲姊妹。那会交通不便,走趟娘家都要行走三四个钟头,母亲到娘家总会待上三四天,临走时和娘家人难舍难分。每次母亲回去,三舅妈总是十里相送,送五里地,来回就要走上十里地。等谢文淦母亲走远,三舅妈依然还站在原地望着他一家远去。

在崇义当地有这样的风俗,小孩出生三天后,外婆或奶奶、接生员为小孩洗澡。因外婆去世早,这项任务就由二舅妈和三舅妈来做了,二舅妈和三舅妈是给谢文淦出生下来洗澡的第一人。

见着舅妈,往事再次忆上心头,谢文淦是个感情丰富的人,容易掉眼泪。在舅妈喜庆的寿诞宴上,不禁得淌出些眼泪,想念自己的母亲。陪老人说话,也不敢多提起往事,更不敢提到自己的母亲,否则又会感到难受。

因平常走动少,有些亲戚已有几年不见,乍一见,忽然觉得有些认不得了,只叹岁月催人老。再亲的亲戚越是走动少,越是疏远,亲戚亲戚,就该常常走动,能够互帮是更好不过的了。因为老一辈人在,亲戚之间还有所交集,一旦老辈不在了,亲戚们彼此走动就少了许多。因此老人是家里的风水,也是维系亲戚的所在。

谢文淦是个赶时尚的人,比较喜欢拍照,走到哪里总喜欢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,然而这次为舅妈祝寿却倒忘了拍个照片留念。这与他见了舅妈想起亲妈感伤有关,因此竟将与老人家合影的这茬事给忘了事后不免感到几分遗憾。谢文淦只叹行孝不能等,及时当行孝。

谢文淦心想来年给舅妈祝寿的时候,一定要控制自己怀旧的思绪,高高兴兴陪老人家过生日,再也不要这般感怀了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